lincheng

每天都在沉迷全职高手。

[喻黄]遇海

woc虐

青旗沽酒:

[喻黄] 遇海
·题目和文章没有关系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黄少天沿着一条小道走向深处。
黑黢黢的似乎没有尽头。

他在行走在寂静的松林里。

仅凭着月光似乎没有办法看清崎岖的小道,他跌跌撞撞的摸索前行,行数百步,周遭忽然明亮了起来。

月不再隐藏,长空无烟无云。
午夜的风声夹杂着黑松的淡清香,有海潮拍岸的声音,还有女人的窃窃私语之声。

黑松林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平缓的山丘,连绵不绝,直到黑夜的尽头。

“谁?”黄少天忍不住问了一声。
窸窸窣窣的窃语忽然停止,随即一声轻笑。

他忽然开始颤抖。

那是他此生见过的最震撼的景色。

巨大的一轮圆月映在水中,泛起粼粼银光。满天星辰酌进湖水,形成一汪模糊的光斑,在水面浮浮沉沉。

明明有海风腥咸的气息,却没有海的影子。

他身披沉重的铠甲,手执一柄重剑,太久未暴露在外边的世界,剑中的时间仿佛停止。细密繁琐花纹中曾经流淌着着古老的血液,现在它们都已经干涸。

黄少天掏出手中的怀表看看。

滴答。
滴答。
滴答。

沉闷寂静的仿佛过去一个世纪。

十二点了。

方才轻笑着的女人们早已更好衣,一个一个从水中跃而出。

她们吟着祭神的歌曲,互相轻轻地唱和着,每一个字仿佛都来自天外。

清脆悦耳得像是在空谷中的流水潺潺,尚有回声。

这不是属于人间的声音。

他抬脚走向湖边,每一步都是缓慢而沉重的。

仙乐还在吟颂哼唱着。

他双手托起重剑轻轻将它滑入水中。
重剑上的血液忽然有了复苏的迹象,渐渐在月光下呈现出生机的光彩,缓缓开始流淌。

仙乐们掩着嘴相视一笑,肩侧忽然生出巨大的鱼鳍,身体迅速覆盖上一层青灰色的鳞片,双腿化尾,结成很长的一队,甩甩尾巴向月亮飞去。

黄少天的视线一直紧随那冲上夜空的鱼群,直到她们消失在夜空中。

在黄少天低头看向湖面,湖水刹那间泛出反常的磷蓝色的光芒。

不知何时,喻文州已经站在黄少天身后,湖水中映出二人的脸。

黄少天站起来,和喻文州对视一阵。

“喻文州?”
“是我。”

湖水渐渐恢复平静。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作为你的骑士。你也将独自作战。你应当斩下龙的肋骨,酿一壶龙骨酒,一醉八百年。到时候胜利了,记得让后人在咱们的坟头撒一碗温热的龙骨酒。”

黄少天继续说,“我不是真骑士,真骑士都要护你到最后的。”他骄傲的扬起下巴,“我建了一个梦来寻你,没想到你的心路历程这么曲折,梦里找得我都快迷路了。下一次上神坛的人就是你了,反正也会再见的。”

喻文州轻轻垂下头,“对不起。”

“你知道吗?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黄少天的身体渐渐透明,他扬扬手中的重剑,“我们终将胜利。”

喻文州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

“再见。”
而他早已消失,沉重的甲衣轰然坠地。


镜子碎了,每一个碎片都有你。



喻文州醒来,额头上是细细密密的汗水,耳畔是号角声声。这是最后的时刻。

他穿上那套沉重的染血的甲衣,背负着一个少年的灵魂。

他的骑士早已死去。

四处是火光和人声。

正逢作战之时。

满目狼藉,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这个神坛上的少年。

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举起手中的重剑。

“我们终将胜利。”

评论(1)

热度(113)

  1. 温南屿蟹粉糍米糕炒呼呼 转载了此文字
    刀子qaq/暴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