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cheng

每天都在沉迷全职高手。

【邱叶】总有一天你会长大

表白伊叶太太!!

伊叶——尝试日多更中:

中短篇邱叶,一发完结
西环向原创设定
私设、ooc都有
系列all叶



0.
——总有一天你会长大,
然后成就一段属于自己的传奇。——叶修
1.
“不要学我,也不要着急。邱非。不是谁都适合在封闭的实验室里冥思苦想的。”叶修倚靠着幽蓝色的墙壁,静静的看着对面刻画完法阵的邱非说,“对于魔法,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独特的体会。你已经很棒了,现在,你需要放下你心中的教科书,去思考你自己的想法。”
“……具体我该怎么做。导师。”邱非有些烦躁的放下手中的羽毛笔,站了起来。
他的眼袋上是一圈青黑色的黑眼圈。杂乱的头发和未整理好的衣服可以看出他已经好久没有休息好了。
这是邱非第七天宅在实验室了。其异常程度就连叶修感到了不对劲,匆匆忙忙从异度世界回来去找他最关心的小邱非。
邱非是魔法议会分部黎明之塔一位六阶巅峰的法师。同时也是荣耀纪元这六百年来最强传奇法师叶修唯一的公认弟子。
一周前,邱非刚做完年度任务回来,实力达到了六阶的突破阶段。
他现在冥想和练习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有进步了。
只有去尝试突破七阶——刻画一个七阶魔法,或者说是一个七阶奥术。
——毕竟邱非和叶修都是奥术法师。
哦不,也不绝对。邱非是战斗派奥术法师没错,但叶修不是。
叶修就是一个法师——真正的法师。
只要属于魔法,无论是千年前几近失传的黄昏法系还是晦涩不明学起来几欲让人昏昏欲睡的龙语法系,甚至是术士的血脉术咒,牧师的神术体系他都略知一二。
——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一二”究竟有多少,毕竟知道的人死的都已经差不多了。
“回去睡个觉,我再和你聊聊。”叶修说,“你现在的状态什么也做不好。”
“…是。”邱非犹豫了一下,“可我现在睡不着,导师。”
“需不需要我给你来个昏睡咒——或者是沉睡术?”叶修挑眉,“来我这边吧。我刚才去你宿舍,小邱非啊,你老实交代,你多久没回宿舍了?都生灰了。”
“大概一个月?”邱非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睡您那边?”
“当然没问题。”叶修笑着说,“你忘了你小时候就是和我睡的?当时你就那么大一点。”
说着,叶修用手比划了一下当时不到一米高的小邱非。
“真可爱啊,想想你当年还常常拽着我的衣角不让我离开呢。”叶修回想到,“那几年正好碰上丹萨特南部和艾兰全境被雅娜塔(掌控冰雪的神灵)临幸。可怜你还得陪我从丽雅出发,去艾兰的斯兰洛皇都见叶秋和我父母——哦,还有那堆我都快搞晕的亲戚。”
“不可怜。”邱非说。
——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还记得我那时候说的吗?——总有一天你会长大的。”叶修笑笑,“等几天后你突破了七阶,到达高级奥法后,你就真正有踏向世界的能力了。你已经长大很多了。”
“然后你会接着一步步走向成熟,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大人。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要去睡觉——我陪你。”
……
邱非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最初与叶修相遇的原点。
那是一个冬天。一个雅娜塔回归丹萨特的寒冷冬天。而这个寒冷的冬天中,叶修在丽雅捡到了襁褓里的邱非。
丹萨特南部的人们信奉雅娜塔,那是他们的守护神。那里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带着一枚或是多枚雪花状的饰品,女性可能是发卡、项链,也可能是耳坠、手镯。男性则更多的是配饰、吊坠还有腰带。
而邱非的手腕上,就有着一串莹白色的雪花手链。
那里的手工业十分发达,因为雅娜塔曾经拥有手工艺的神职。祂最初时,神职是手工艺与雪花之神。
等后来雅娜塔有了冰雪的神职,就放弃手工艺的神职。而如今,祂成为了冰雪与寒冷之神。
不过丹萨特南部的人们依旧保持了发达的手工业,那里的手工艺人们地位极高。——一个著名的手工艺人甚至可以以平等的身份去访问王族。
而邱非的父母就是一对手工艺者。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邱非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母。
他是被叶修养大的。
甚至就连父母是手工艺者也是叶修小时候给他算出来的。
当时叶修问他,要不要去找父母,邱非没说什么。
后来叶修算出他的父母死了,邱非也没说什么。
邱非对父母的印象很淡。
从他记事开始,他的童年就是在叶修身边长大的。
梦转眼变出了另一个场景。
依旧是冬天,依旧是丽雅的冬天。邱非正是七八岁的时候。那是他第一次出魔法议会——和叶修一起。
冬天的丽雅是一个冰雪雕铸的世界。
街道、屋顶、树梢…到处都被冰雪所覆盖,被皑皑白雪染成人间的天堂。——难怪丽雅曾经会是泠翡翠的伴都之一。
遍布丽雅的石台上摆放着着大大小小的冰雕。
有的中间镂空,雕出精美的画面,银蓝或暖黄色的光线从镂空的地方穿出,有的顺着冰纹,雕刻出宏伟的史诗。更有甚者,将或大或小的冰块雕成栩栩如生的动物。
每一个石台上的冰雕都极其精美。而这么多的冰雕,没有任何两个是一样的。它们大小不一,样式多变。显得格外美丽。就算有孩子想来拿上一个带回家,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而不一会,石台上就会又有新的冰雕出现。而这些精巧别致的冰雕是冬天丽雅中最美的风景。
邱非手中就拿着这样的一个冰雕。
这是个由三片叶子组成的立体吊灯。透过镂空的脉络,樱粉色的光芒折射了出来。
樱粉色的光芒映射得邱非的世界暖暖的。
他抬头看看右边浅笑的叶修,心里也暖暖的。
叶修要回去艾兰一趟。回去前,叶修带上了邱非一起。——他放心不下邱非一个人呆着,尽管邱非说他可以。
叶修那时是怎么回答的?
“别着急,总有一天你会长大、独立的。但现在不是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才会长大?”
“等到你不需要我陪伴的时候。”
——于是邱非既想长大,又不想长大了。
等到了斯兰洛皇都,叶修让邱非一个人呆在旅店,自己出去了。
导师去了哪里?
导师去干些什么?
……
关于叶修的问题一个一个的往邱非脑海里浮现。到最后邱非都懒得去想了。
反正如果我要知道的话导师会告诉我。我不用知道的话也不用去想。
邱非这时才知道不知不觉中叶修已经成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人。
等待的日子里,邱非一遍遍练习着基础的数理习题以消磨时间。
而叶修并没有让邱非等多久。
他第一天晚上就回来了。
第八天就准备回去魔法议会了。
时间就这样在梦里流逝,邱非一件一件回忆着过去自己所经历的点点滴滴。
而叶修,则是一直陪伴着他成长。
在他的灵魂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2.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等邱非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到就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叶修。
然后邱非搂了上去。
“唔!小邱你醒了?”叶修第一时间反应到,“睡的不错吧。”
“嗯。”邱非小声说,“老师你故意的。”
“我故意什么了?”叶修笑笑,随手摸了摸邱非的头,然后被邱非甩了开。
叶修声音微微放的柔和,询问道:“打算构筑什么魔法?”
“普通系—进阶奥术审判。”邱非说,“我想我有想法了。”
“有想法最好。”叶修说,“一阶,四阶,七阶,传奇和传说我都无法给予你实质性的帮助。而别人的东西永远是别人的,那些关键的地方,你必须自己探索。”
“一阶奠定你的发展方向与天赋。所以我不能插手,只能靠自己领悟。”
“四阶明确你的发展路线和战斗与思考的方式。所以我不能插手,只能让你自己去明确。”
“七阶可以大体得知你的领域构造范围与天赋特点的最大化,所以我不能插手,只能让你自己去思考。”
“传奇你将构筑出属于自己的领域并且升华你的天赋,所以我不能插手,只能让你自己去构筑。”
“而传说,我就无法插手了。那是你这一路走来,一步步成长独属于你自己的体系的最终体现。”
“传说之上,还有神话,不过那就是真正的神话了。”叶修笑着说,“从第一纪元到如今第七纪元,从荣耀主大陆到人类探索过的所有异度空间,有记载的神话,也不过三人罢了。邱非,我在终点等你。”
“嗯。”邱非静静的听着,没说什么。
他的导师,就是有记载以来的第三个神话,被誉为最接近创世神的荣耀大陆最大Boss。也是大陆上唯一一本活着的教科书。
如果要与光同行,那就把自己同化好了。
如果要和导师并肩前行与作战,那自己,也要成为神话啊。
——至少不能成为累赘。
邱非静静的思考着进阶奥术审判的构模。心里暖暖的,也平静了下来。之后他就跑去叶修法师塔里的实验室开始了新一次的构筑。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夜色也逐渐变深。高耸入云的法师塔只有实验室里专注操作魔力的邱非和实验室外靠墙静静等待着的叶修。塔里的一切都显得过于寂静。
而实验室里,构模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将已经快要成型的魔力线路进行链接与整合。将数据分析与推出,记录在脑海中。
这不是最艰难的一步,但却是最危险也最容易失败的一步。
原因有三:
其一,构筑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现在已经高度集中注意力了好几个小时,精神早已疲倦不堪,很难控制微操。
其二,任何一个高阶奥术构模都极其繁杂与精致,对操作者的魔力与精神力的要求极高,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失败,造成严重的反噬。
其三,邱非已经连续输入魔力数个小时,最后构模形成一瞬间爆发性的魔力传输很可能邱非魔力不足。构模崩塌而失败。
——所以说为什么中阶和高阶隔得几乎是一条巨大的海沟。
不过叶修相信他一定会成功。——而邱非也从未让他失望。
奥术构建成功。邱非晋升七阶。
那天晚上,邱非是让叶修给扶着回卧室。
他魔力还够用,但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精神力就有些枯竭了。
走起路来一脚轻一脚重,像踏在棉花上一样。
——邱非太用心了。或许可以不那么用心和精细的。
这和他的性格也有关系。叶修想,他并不害怕邱非失败。
一次不行就第二次,第二次不行就第三次……总是可以的。
时间和概率从来不是问题。而且邱非已经足够优秀和平和了。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专注而又冷静,坚定而非固执。
他早已拥有了法师最珍贵的品质——理智。
只要给予邱非足够的环境与时间,怎样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创造出一段属于自己的传奇?
邱非,我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你又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叶修想着,轻吻了一下邱非的额头。然后就火急火燎准备回到异度世界——那里的战况十分不好。也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战争。做为实质上兵线的总指挥,他不能离开很久。
薇尔世界是一个以科技为主,神秘力量为辅,和荣耀界位完全不同的存在。不过它和荣耀界位一样的强大而先进,几乎难以攻克。
但这一战,无论是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必须胜利。
它关系着荣耀大陆在星际的地位。
它关系着荣耀大陆许久不进的科技树是否能再度成长。
它关系着荣耀大陆在这一战中所能获得的利益。
它关系着荣耀大陆的殖民地是否能有一个飞一般的长进。
它也关系着,
——荣耀大陆在面对下一次深渊来袭与元素潮汐时,能采用的抵抗方式……
……
等邱非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而邱非这一次起来,并没有看见床头的叶修。
——他看见了一张纸条。
看到上面留下的字迹。邱非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眼睛微微眯起。早上起来的小失落一扫而空。
然后他没说什么,就跑去了实验室,准备他下一个的七阶奥术。
六年后荣耀大陆就要同时迎来深渊来袭与元素潮汐。
在那之前,邱非至少要有传奇的实力才可能在这片战场上帮助叶修。
那意味着一个24岁的传奇。一个真正的天之骄子。
别人还在向四阶五阶甚至六阶努力的时候,邱非已经开始冲刺传奇了。
当然,像叶修这种16岁的传奇,25岁的传说,39岁的神话是可以无视的——太妖孽了。
3.
实际上邱非并没等那么久。
第四年,他就开始尝试突破传奇了。
然而却是失败的结果。
失败了的邱非安静的走出实验室,然后扑到床上一个人独自睡了一觉。
等再起来,就是第二天晚上了。邱非迷迷糊糊的起来。准备去书房总结经验。
他可能真的急躁了。从两周前他就开始准备材料和前置工作。到后来小伙伴们实在看不下去了,硬生生把他揪回床上休息的。并在他第二天准备继续扑在实验室的时候,威胁他如果再不好好休息就向叶修打小报告的前提下离开实验室——去准备进阶材料了。
的确最近邱非的作息不太规律,熬夜、忘记吃饭那都是经常的事。
——这和在前线的叶某人实际上特别相似。而前线那群人对此也是使尽浑身解数也依旧没用。
不能这样下去了。邱非想。以前和叶修住一起的时候还好——就连叶修的作息在苏沐橙不在时也是邱非帮忙看着的。但叶修现在离开了,在前线五六年都没回来过几次——唯一一次还是在在邱非晋升七阶的时候来的。
一个月两封信怎么会够呢?邱非想,幸好到了传奇阶就有上前线的资格了。
但他没有让导师知道,知道自己准备冲击传奇。
因为前线的战况越来越紧张,已经到了关键的地方。
两个主世界中间的缓冲带毁灭的毁灭,占领的占领。
——联盟的大军已经逼近薇尔的主大陆,兵临城下,准备决战了。
而薇尔也已经做好了拼命防御的准备——誓死抵抗,绝不投降。
他不能让导师因他而分心。
相反,他要成为导师的助力。邱非想。
这一次,不能失败了。不然短时间内两次冲击传奇的失败会让他的灵魂受到很大冲击,然后被叶修感应到。
需要做好准备。足够充分的准备。
这样总会有一天晋升传奇的——而且邱非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等晋升传奇,他就去前线就向导师表明自己的心意。
4.
事实证明邱非也并没有立flag。
他的确晋升为了传奇——这是三天前的事了。
带着他崭新的领域与职业。
传奇奥法,领域—战斗格式。
这是一个纯纯粹粹为了战斗而生的领域,就如同邱非战斗的风格。
不过邱非并没有等到他去前线告白的那天。
——因为叶修回来了。
而且确切来说是被人给赶回来的。
不过大概也不能这么说吧。邱非想。
他凝视着身边睡的迷迷糊糊的叶修。然后又往上盖了盖被子,就继续盯着沉睡的叶修。
被子是薄被。魔法塔里的温度也永远是恒温。但他却是习惯了这样的动作。
他七岁那年和叶修回了一趟叶修家。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匆匆忙忙又回了一趟魔法议会后就干脆呆在了丽雅三年之久——和苏沐橙一起。
那三年叶修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他和苏沐橙每天早出晚归,作息极不规律。
苏沐橙还好。有时候吃不消还知道休息。
但叶修却是每天深夜回家后就连被子也不盖倒头就睡。甚至是一连几天几夜不回家也是常事。也因此邱非的生活能力特别强,堪称一个活脱的家政达人。
不过他因此养成了一个早熟的性格。毕竟哪怕叶修小心翼翼的看护着他,不让他过早的牵扯进来,但太多的经历却依旧无法完全掩盖。
叶修这一路走来,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也太深了——甚至有时就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就比如这一次。
邱非静静看着喻文州送回来的叶修。他全身上下充满了疲倦。
“……前辈,其实没有对错之分。只是薇尔和联盟的立场不同罢了。”喻文州抱着叶修,在他的耳边轻轻呢喃,“而侵略,不过是一方可以从中得到利益罢了。”
“叶修……累了,就休息吧。”
喻文州转头看向了旁的邱非,笑了笑,“你就是邱非吧。听叶修在前线叨念你很久了。”
“是的。喻文州前辈。”邱非说,“可以把导师放下了吗?”
“没事,我这样抱着他上去就好。”喻文州微笑着,很自然的回答道。
“……”邱非没说什么。
等安顿好叶修,邱非和喻文州都歇了一口气。
而正当邱非准备送客时,喻文州突然说了两句话。听完后邱非就当场愣住了。而等到邱非再回神,喻文州已经走了。
“其实叶修什么都清楚,但也因此,他承受的压力比任何人其实都大。”
“…他还是太善良了——而薇尔就是算准了他的善良,往死里去算计。”
……
是啊,如果导师不善良,自己就不会在那个寒冷的冬天,被捡回来养大。
——或许自己就那么孤伶伶的死在那个冬天了。
邱非想着,脸上却面无表情——只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
他想回房间去。然后就静静陪着叶修。
至于告白,还是就后拖延好了。
——然而邱非并没有想到,他这一拖延,就是拖延了整整七年之久。
薇尔最终还是沦为联盟的殖民地。
——或许比那还惨一些?
而最后决战的那几个月,邱非一直陪着叶修身边,寸步不离。
后来等薇尔大陆最后的指挥中心——奥特森宣告占领。
也代表着所有人都知道薇尔算是彻底沦陷了。
虽然还有小部分的残余军队,不过也已经不成气候。
邱非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叶修。
而叶修什么也没说。一旁的苏沐橙也是。
就这样沉默了好久,叶修突然问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邱非听见了,苏沐橙也听见了,
——但是他们什么也没说。
这几个月,叶修一直在养伤。他呆着法师塔和邱非还有特意从前线赶回来的苏沐橙过着难得的愉快而悠闲的日子。
但实际上并没有收到什么伤害。这个世界上,还能伤到他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能重伤他不得不乖乖趴在法师塔养伤的那更是几乎没有。
只是在养心伤罢了。——苏沐橙说,他应该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了。我也是。
其实邱非也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但是他并没有说。
知道就好,也没必要挑明破坏气氛。
而养伤的这段时间,有不少人前来看望。
——还有甚者万水千山“顺路”前来看望的。
麻烦你下一次能换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吗?黄少天前辈。
同时雪花般的信件呼地飞过来好多。
——短短一周就把法师塔里的一间仓库给装满了。
所以说张佳乐前辈别再寄信了。哪怕是现在不用飞鸽传信,用微缩型空间法阵,不用羽毛笔手写,一个二环魔法搞定一切,那也浪费纸张啊。
而且导师也不会逐字逐句仔细去看,他顶多就扫一眼。
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这么有空。邱非有些烦躁的想,莫非前线战事真的那么轻松吗?
最近准备阶段,事情都又碎又杂。
议会既要为刚结束的战事扫尾,又要为下一年的深渊来袭与元素潮汐做好足够的准备。而且准备越多越厉害越好。
现在议会的人手极其不够用,最高议会层的人估计都快急疯了。
哦不,也不一定。邱非瞧了瞧一旁无聊玩着魔力线条的叶修。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议会后勤部的陈部长——真正意义上的议会长到真是急疯了。
别说你南边的分部人手不够,我这里北方的总部还一个人掰成两半用呢。
于是在黎明之塔分部部长匆匆调回总部去协调精灵族的是时候,邱非这个新晋的传奇,则是当仁不让的成为黎明之塔分部的临时部长。
——要知道,荣耀总界面也才多少传奇?多少法师职业的传奇?多少在魔法议会内的法师职业的传奇?
邱非这才体会了一下当年叶修辛辛苦苦把议会带大,初期没日没夜奋斗的日子。
而现在魔法议会也已经展露锋芒,向荣耀大陆最强势力发起了进军。
同时不少前魔法帝国的人也放下了过往的恩怨情仇。加入了议会。
而看着如今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魔法议会。又有不少人感慨在魔法议会的身上看见昔日那个鼎盛而又辉煌的帝国。
——那个属于战斗法师叶秋的巅峰时代。
5.
“这是议会。”叶修轻声对着来访的记者说。
他此时的状态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好。经过两个月的调整,叶修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帝国早已是过去时,而嘉世王朝更是。同样,我也不是帝国执行官叶秋。
这里是议会,一个欣欣向荣的魔法议会。我是魔法议会首席——叶修。”
“……我明白了,叶神。”记者说。他将录音笔接着对准叶修,而一旁的一只蓝色的魔法羽毛笔正为他忠实的记录着一切。
“那么请问您对于您的学生——新生代中最早进阶传奇的邱非作何看法?”
“我曾经对他说过,'总有一天你会长大。'而他现在也已经展露羽翼,远比我想象的要出色与优秀。他拥有法师身上最珍贵的品质。
——邱非,就这样走下去吧。你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出色。一路走下去。相信有一日,你会让世界惊叹的。当然,现在就是了。”
记者静静的听着。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位神话般的人物。——被誉为最接近创世神的荣耀史上最强boss。
据说这还是从微草的掌权人王杰希那里传出来的。
也不知是真是假。
记者实际上是一个新闻界的菜鸟。比常先还菜的那种。
当然,常先现在靠着魔法议会的独家新闻发布权可是新闻界赤手可热的人物。
而记者就是听闻常先的经历,才打算来碰一碰运气。
然而记者竟然真的没有被拒绝。好运的采访到了叶修。
这可赚大了。记者想。
然而记者并没有抬头直面叶修——两者差距太大了,无论是实力还势力。
而叶修看到这一切,也只是挑眉,没有说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深吸了一口气,说,“据了解,您在几个月前就回到了荣耀大陆,并没有参与薇尔大陆的总攻战。这是为什么呢?”
“……”叶修什么也没说。
而等匆匆忙忙的预备期过后,就是深渊的正式入侵和元素潮汐的起潮。
而在这个战场,叶修显然是没有了任何顾虑。面对恶魔与元素生命,神话法师的强大展现的一览无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挥手间,就是数不胜数的强大禁咒延绵数千里之外。
虽然叶修本人依旧是某种意义上的的战五渣,走几步就喘的宅男。
但被那强大禁咒吸引过来的迷妹迷弟却挤满了议会。
这下又有得忙了。邱非想。
他最近刚刚被调到总部,负责去收拾百废待兴的帝国遗址。
包括那些依旧冥顽不灵的守旧派法师。
现在也是时候了。叶修说,“邱非你去实际上是最好的人选。你是新一代法师的代表人物。也是我的学生。这次又在这次深渊入侵里拿下了大功。而至于那些怂恿我去,唯恐天不乱的家伙。等会我就一个个收拾过去。这是打算引战还是什么。”
“…”邱非想了想,点点头,没说什么。
“记着,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如果需要“切磋”一下的,也不要留手。打死算我的。”
“如果遇到那些打不过又冥顽不灵怎么也说不通的,再叫我出面吧。”叶修笑笑,看着眼前安静的邱非,下意识打算去摸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邱非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导师。”邱非轻声说,“等我回来,我们可以再去一趟丽雅吗?”
“当然。”叶修说,“怎么,想回忆一下过去?”
邱非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垂下眼,然后又睁开。接着静静看着叶修。
议会其实一直都有心收复帝国。
只是没有人愿意,没有人能够处理这些烂摊子罢了。
而对于帝国,邱非的感情其实一直很深。
——除了叶修,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其实一开始就学习的是帝国的魔法系统。
师承叶修,邱非其实是从战斗法师转成的奥术法师。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而邱非也忘记了。或者说他并不愿意想起这一切。
6.
好几个月过去了,和帝国余部的交涉依然是几乎毫无进展。
与邱非随行的副官对这些冥顽不灵的老家伙已经有些无奈了。
他叫夏仲天。一位源于血脉传承的七阶炼金法师。曾经也是那群冥顽不灵的家伙们的其中一个。毕竟在昔日的帝国而言,法师和术士的差别其实没那么大。
不过这也已经是过去式了。夏仲天想。
他看着在书桌上思考与总结的邱非,更是无奈到了极点。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啊不,谁是太监啊。
比起焦虑的夏仲天,邱非的态度简直可以算得上悠闲。
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一幅场景了。
这几个月,他软钉子硬钉子都不知碰到了多少。上门访客刚进门就无一例外的都是被下了逐客令。
而那些曾经被叶修或多或少亲自教导过的法师,无一例外的都是用着特别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久而久之,邱非也明白了。
其实大部分人对于议会和叶修的印象都是不错的。尤其是叶修,昔日那强大理智的执行官就是魔法帝国的不可替代的荣耀。
在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着这样的想法——只要叶修还没有离开,他们就永远不会失败。
然而叶修离开了帝国。从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心中的信仰都彻底的崩塌了。
——他们心中的神灵放弃了帝国,也放弃了他们。
哪怕后来的后来,一切的真相都早已揭露。留在内心深处的伤疤却也已经无法愈合了。甚至知道真相后回顾之前的所做所为,又将那结巴的伤口撕的鲜血淋漓。
也因此,对于日后新生于魔法帝国之上欣欣向荣的魔法议会,和不再是他们最敬爱的执行官而转身成为魔法议会首席法师的叶修一直抱以着一种以愧疚为主的复杂心态。
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新生的议会。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被他们所伤害过、也敬爱过的叶修。
不少人干脆就隐居起来不打算再度面对与抉择。而那些重新开始接纳议会的也早就归纳进议会。
容易的已经解决。而困难的,邱非也早已做好了长期抗争的准备。
他现在要回到议会本部。去和叶修,和最高议会层商定一些事情。
……
“下一份议案。”陈果说着,环顾四周。这一天是月末统一处理那些需要由最高议会层商定的议案的时候。而议会厅里,有几个人,都已经有点心不在焉。
陈果看向叶修那边,皱眉咬牙,但没说什么,忍了下去。
“关于邱非是否进入最高议会层的议案。”
这份议案自然没花多少功夫就全票通过了。
现在最高议会层的人员少的要死。
最高的十五席也就坐满了三分之一。而这还是加上了陈果这个名义上的议会长呢。
此时邱非进来根本就是百利而无一害。
之所以邱非现在才进来,是因为帝国那边事情实在太多了。
不然邱非应该在他晋升传奇的时候就进来了。
最高议会层的进入条件只有两个。
第一,要有传奇阶真理徽章。当然,昔日帝国的真理冠冕也可以。不过那拥有的比传奇阶真理徽章还少。
又或者在议会拥有某方面极大的贡献。这又比拥有真理冠冕的人还少。除去叶修,也就三个而已。
但不巧邱非就是其中一个,还是唯一一个帝国崩塌后议会还未完全建立的时候得到的。
第二个就是传奇级及以上的实力。
这种人整个大陆都没超过五千个——就这还是算上了巨龙,泰坦这类的角色。而且还在和薇尔的战争,深渊的入侵中又损失了不少。
更不要提议会的传奇了。正好就一只手又余四个手指头。
但陈果是个例外。而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另一个有关于议会崛起的故事。
“下一份,关于…额。”陈果停住了。
“怎么?”路曦问到。她是议会里除叶修外,唯二的传说之一。昔日帝国的半席执行官。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路曦从帝国一直到议会,从来都是组织里的头号叶粉。据说大名鼎鼎的半月刊《荣耀星期八》就是她和李迅还有戴妍琦、苏沐橙、楚云秀一起创刊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议会中的半年刊《叶语》肯定有她的身影在。
“邱非的。关于一个新分部的建立。”陈果深呼吸一下,然后接着说,“他建议由泠翡翠的帝国残余势力合并并建立一个新的分部。而分部的名字就由帝国的巅峰时代——嘉世来命名。如同总部命名为兴欣一样。部长他推选的是一位帝国余部的七阶炼金法师,夏仲天。”
“夏姓?”路曦转头看向叶修,“叶神,我记得是一个世袭制的炼金世家?”
“对。当初给你授以真理冠冕的那个老头子还记得吧。”叶修说,“那就是当时夏家族长。”
“噗嗤。”路曦捂嘴一笑,回答到,“没印象了。当时我就记得叶神您来着。”
“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小。而那个时候您却已经是帝国的首席执行官了。”路曦回忆到,“那时候,您给了我许多,许多或许您都已经忘记了的继续向前的动力,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明白,就此一生,我永远也忘不了也放不下您。”
“我们还是话归正题吧。”陈果无比心累的打断了路曦似乎要继续cos黄某人的发展。“老规矩,复议的举手。”
这一条很快过去了。大家对此也都表示乐观态度。
不过有一点,嘉世分部的部长依旧由邱非担任。
而会不会成叶修和陈果那样就不是大家要关心的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快到了年底。
而终于空闲下来了的邱非也在苏沐橙笑而不语的目光中和叶修再次回到了丽雅。
这一年的大雪依旧是准时到来。绵延数千里的希尔山脉也依旧是大雪封山,寸步难行。
两地的人民也早已做好了面对大自然的充分抗争准备。
而就在十二月一日的冰雕节来临前一天,邱叶二人匆匆的赶到了丽雅,赶上了这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
此时的两人在冰雪覆盖的丽雅里吃着远方带来的——火锅。
显然,并不属于丽雅长期居住人口的二人并没有什么欣赏冰雪,祭拜神灵的想法。
十一月份到明年一月的这三个月内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
零下三十八度,哪怕是两个传奇法师也无法光凭两件保暖内衣,四件毛衣,两件羽绒棉服阻挡这寒冷的天气。
当然,叶修和邱非也并不会白白受冷。两人早已构筑好了恒温法阵,就等着明天冰雕节的来临。
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
直到十二月一日的下午,邱非带着叶修来到了他们以前居住的地方。
那是在内城的外沿的一间古欧式的三层建筑。
它看起来并不显眼。灰白色的墙壁几乎和内城的城墙融在了一起。
然而就是这样一间不显眼的小房子,它的防护罩却是神话法师亲手布下的最强一击。任何胆敢硬闯的人都已经尸骨无存。
两个人就这么静悄悄的进去了,带着一个叶子状的莹蓝色冰雕。
而进了这间屋子,邱非就开始又些犹豫的欲言又止。
两人一步步的来到了天台。
而此时的丽雅,正在洋洋洒洒的飘着鹅毛大雪。天地之间被浩浩荡荡的纯白色所连接。而路旁的冰雕中,透露出异样的光芒。
两个人就静静的,谁也没说什么。
“导师,”
“邱非,”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
而邱非先停了下来,看向叶修。
“邱非。”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你的选择我从来都是不会干涉的。”
“但是这一次,我无法给予你什么承诺。因为我并不爱你,确切来说是有关情欲的爱恋。我希望你想清楚,不要把仰慕和追逐当作是爱情。”
“如果你需要一个回答,那么我的回答是拒绝。”叶修说着,看一旁的邱非依旧认真的听着。
“可我不会放弃。”邱非认真说。
“叶修导师,从您在那年的冬季选择养大我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我一生的命运必然与您纠缠在了一起。永远无法分离。”邱非说,“无论成功与否,您始终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存在。您是我的目标,但并不是会去刻意模仿的未来。日后,我会与您同行。”
邱非说完,接着看向叶修。
而叶修听完,叹了口气,“邱非,还记得我在你小时候说的那句话吗?”
“那就是我最终的答复。”
7.
——邱非,总有一天你会长大。
而我愿意等你长大。


——END——





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呢?叶修。
因为总有一天我会长大,所以才更加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时光。
虽然你我相隔着最遥远的距离,
但我会追随着你的光芒与信念,长成一棵苍天大树。
而你,则是我前行路上最闪烁的启明星。

评论

热度(36)

  1. 一条迷茫的蛇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善无恶唯向死而生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3. wuai-canren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资料整理
  4. 沐光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5. 叶神赛高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6. lincheng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表白伊叶太太!!